在技術與政治之間——英國對華為參與5G建設的立場及其走勢

英國發展報告 | 作者: 劉晉 | 時間: 2020-01-15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摘要】在美國強力封殺華為的背景下,梅政府企圖尋找中間路徑,以監督華為運行、限制其進入5G核心網絡等技術手段緩解對使用華為設備的政治與安全關切。該路徑依據的是英國政府對華為的長期監督經驗,以及對使用/禁止華為的經濟、技術收益/損失的評估。英國國內反對使用華為的理由則集中于其“中國身份”,強調華為與中國政府關系密切,使用其設備將賦予中國政府操控英國關鍵基礎設施的能力,進而嚴重威脅英國國家安全,還將破壞“五眼”同盟情報合作與政治互信。約翰遜政府大概率會繼續采取這種技術路徑,但不排除在美國對華為執行交易禁令的情況下改變立場。

【關鍵詞】華為;5G;中英關系;英美關系;中美貿易戰


2019年5月,梅政府在華為參與英國5G建設上的分歧以一種戲劇性的方式展現在世人面前。先是《電訊報》(The Telegraph)4月23日披露了英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日會談的內容,透露英國政府已在內部作出決定,允許華為為英5G網絡提供諸如天線一類的非核心組件,但包括外交大臣、國防大臣在內的五位重量級閣員在此事上有異議。[1]隨后特雷莎·梅(Theresa May)迅速指派內閣秘書展開調查,短短七天后就將涉嫌泄密的前任國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革職。[2]威廉姆森因此成為英國政壇30年來首位因此去職的政治家。

此事在英國國內迅速引發巨大爭論。有趣的是,除了主導此次調查的內閣秘書兼國家安全顧問馬克·西德維爾(Mark Sedwill)與威廉姆森的恩怨外,[3]英國媒體和智庫爭論的焦點并不是威廉姆森“是否泄密”,而是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建設可能具有的后果。對它們而言,國安委會議內容是否外泄似乎不如華為是否會介入英國5G建設來得緊要。該決策亦招來美方強大壓力。特朗普政府2018年以來不斷要求其盟友聯合封殺華為,已得到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配合。英國決策外泄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再次施壓,威脅英國該決策如付諸實施,將威脅英美情報合作。[4]

華為問題為什么會在英國政府內造成如此巨大的分歧,以至于一位重量級閣員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做賭注?在脫歐以及美國政府大力施壓的背景下,梅政府為何不惜冒著損害英美特殊關系的可能也要允許華為參與其5G建設?英國國內支持和反對華為參與5G建設的論據和邏輯分別是什么?約翰遜(Boris Johnson)政府會不會推翻梅政府決策?作為“五眼”情報同盟成員以及美國的緊密盟友,英國在華為問題上不同于美方的態度很可能產生廣泛的示范效應,影響目前正在猶豫不決的歐洲各國及加拿大政府,因此值得關注和研究。本文試圖在梳理、分析過去一年事態發展的基礎上對上述關鍵問題進行解答,并就英國政府立場的可能變化做一些預測。

一、泄密、華為與英國國家利益

泄密在英國政治中并不罕見。英國政客有時會將正在討論中或尚未正式公布的政府決策透露給媒體,希望借此對政府最終決策施加壓力或使其胎死腹中。由于涉事政客與媒體通常深有默契,不會留下明顯把柄,只要不是過分重要的內容,當局似乎并不會也很難進行嚴肅的追究。在首相權威以及對內閣控制力不足的情況下,泄密成了家常便飯。[5]受脫歐造成的巨大分裂,以及脫歐協議屢次被議會否決影響,梅正是這樣一位“跛腳”首相。自2018年年底以來,泄密事件時有發生且未受追究。其中最嚴重的是,2018年12月11日,英國媒體先于議會知道了梅要推遲脫歐協議表決的事,這引發了議會的強烈不滿。

在華為一事上,泄密者的行為大概基于兩大判斷。首先自然是認為華為參與英國5G建設事關重大,政府現有決策不符合英國國家利益,以至于其不惜賭上政治前途,也要將國安委決議公之于眾,借助外力倒逼政府改弦更張。其次,泄密者大概認為,在推動議會批準脫歐協議是最優先事項、梅對內閣和政府掌控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首相不會過分追究此事。然而事后來看,泄密者在第二個問題上作出了嚴重誤判。梅顯然將泄露國安委決議內容視為嚴重挑戰,以至于即便身處風雨飄搖之際,也要捍衛英國國家安全與政府威信,為此不惜開除重要閣員。[6]

泄密者的第一個目的,即借助外力倒逼政府改變決策能否達成,目前還無法知曉。盡管如此,泄密事件還是給英國政府的現有決策帶來巨大壓力。這種壓力主要來自兩個方面。首先是泄密事件在英國國內引發大討論,討論的焦點如前所述并不在國安委內容是否外泄以及威廉姆森是否泄密者,而在于華為參與英國5G建設的后果。對比泄密前后的英國輿論傾向,還能發現,這種討論已從此前相對客觀地同時討論華為參與其5G建設的利與弊,轉移到一味強調甚至放大弊端的趨勢。其次,美國政府立即加大了對英國政府施加的壓力。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一再強調,英國若在其5G網絡中使用華為設備,英美情報合作將受到威脅。這是自英國宣布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以來,美國政府對其發出的最嚴厲、最直接的威脅,非常罕見,足見茲事體大。[7]

二、在技術與政治之間

梅政府基于什么理由作出現行決策?以泄密者為代表的一派反對華為的具體理由是什么?由于本文撰寫時(9月初)梅已辭職,約翰遜已出任保守黨黨首暨英國首相,,梅已不可能代表英國政府公開陳述具體理由,約翰遜政府亦表明短期內不會就此公布正式決策。[8]但我們仍可以對比泄密前后的英國輿論,包括英國政府官員演講、重要智庫報告、新聞評論等內容,從中找到我們需要的內容。

英國國安委4月22日作出內部決定,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但僅限于提供非核心組件。該決定表明,英國政府試圖在美、澳完全禁止華為參與及完全允許其參與之間尋找平衡,最大程度地以技術手段緩解對華為的政治與安全關切。在美國政府一再指控華為構成“國家安全威脅”的情況下,英國政府作出這種折中決定并不是因為更信任華為,而是經過了政治、經濟及技術方面利弊的權衡。盡管英國政府尚未公布其對華為參與其5G建設的評估,但該決策背后的經濟和技術邏輯顯而易見,政治關切相對而言退居其次。

(一)完全禁止華為經濟代價高昂

第一,禁止華為可能削弱其在英發展信心。自2001年在英國設立第一個辦事處以來,華為已經在英國運行18年,對英國經濟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根據英國咨詢公司牛津經濟(Oxford Economics)的計算,包括華為本身及其在英經濟活動造成的刺激,僅2018年,華為就為英國GDP貢獻了近17億英鎊、2.62萬個工作崗位以及4.7億英鎊稅收。[9]在美國封殺的背景下,華為試圖加強對英投資和采購力度,其對英國經濟的貢獻也將隨之增加。完全禁止華為可能嚴重打擊其在英活動信心,進而對英國經濟造成一定損害。

第二,禁止華為將遲滯英國5G建設,打亂其為成為5G及數字經濟領域世界領導者而進行的戰略部署,并造成不菲經濟損失。早在2016年,英國就決心在5G領域成為世界領導者,以便獲取掌握5G發展先機帶來的紅利。英國政府在2017年以來發布的《數字戰略》、《下一代移動技術:英國5G戰略》、《產業戰略》等戰略文件中反復明確了這個目標并制定了詳細的部署計劃。[10]華為與英國電信(BT)、EE、沃達豐(Vodafone)等英國主流電信運營商合作多年,參與了英國4G網絡的建設,目前還是5G網絡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公認的領軍者。[11]5G技術盡管將給人類生活帶來改變,但相對于4G技術卻并不是革命性和顛覆性的,其初期部署將有賴于4G時代的數字基礎設施。如果英國在其5G建設中限制或禁止華為參與,那么由此導致的4G設備更替、應用落后于華為的電信供應商產品不僅將對英國經濟造成45-68億英鎊損失,還將延遲其5G部署18-24個月。根據英國數字、文化、媒體及運動部2017年的估計,如果喪失5G發展先機,英國將喪失在2020-2030年間創造1730億英鎊增量GDP的機遇。[12]

第三,禁止華為可能損害中英經貿關系。在脫歐的背景下,英國非常希望與歐洲以外的經濟體加深經貿投資聯系,緩解脫歐帶來的沖擊。中國是英國希望深化此類關系的重要經濟體之一。事實上中國也對此積極回應。2018年8月,兩國正式宣布了“積極探討”脫歐后簽署高水平自貿協定的意向。[13]2019年6月,兩國在英舉行了第十次中英經濟財金對話,取得包括開通“滬倫通”在內的一系列重要成果。[14]盡管目前沒有跡象表明中國試圖將華為問題與對外(尤其是對美)貿易談判掛鉤,但鑒于中國政府將華為視為其在世界取得5G領先地位的重要抓手,及其在處理與美國之外國家紛爭時的態度,不能完全排除英國禁止華為后中國做出報復行為的可能性。此外,禁止華為很可能為已經或希望與英國企業深化合作的中企產生非常負面的影響,進一步影響兩國經貿投資關系。

(二)英國政府自信有能力在技術上緩解對華為的安全關切

英國政府允許華為參與5G建設,并不是其相對于美國政府更信任華為,而是因為英國已對華為進行了長期監督,總體而言有信心控制使用華為設備帶來的潛在“風險”。此外,針對華為在其電信設備和系統中“安裝后門從事間諜活動”的指控從未有切實證據支撐。

第一,英國政府已對華為進行了多年的監督。早在2010年,為緩解“華為介入英國關鍵國民基礎設施引起的對英國國家安全的認知風險”,英國政府、BT和華為在英國成立了華為網絡安全評估中心(Huawei Cyber Security Evaluation Centre, HCSEC),對在英國市場使用的華為設備和系統進行安全評估。2014年,在英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建議下,成立了以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負責網絡安全的高級官員為主席的HCSEC監督委員會(HCSEC Oversight Board),監督HCSEC的運行,從2015年起每年就HSCEC運行狀況向英國國家安全顧問呈遞報告。[15]迄今該委員會已連續發布5份報告,除2018和2019兩份年報因為在華為工程體系中發現一些技術風險因而信心有所下降外,前3份年報都高度肯定了HCSEC工作的質量和獨立性。

第二,可通過堅持若干技術手段控制潛在風險。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CSC)的技術主管伊恩·利維(Ian Levy)2019年2月在該中心網站發布了一篇產生廣泛影響的長篇評論,他在該評論中強調,英國政府從來不曾信任華為,早在2003評估并同意BT與華為合作時就假定中國“可以迫使任何在中國的人做任何事”以及“可能在某個時刻對英國發起網絡進攻”。保障英國網絡安全的關鍵在于強化網絡日常運行管理、在網絡所有部分堅持供應商的多樣化、將風險供應商排除在核心功能與敏感部分以外、加強監管等技術手段,而不在于拒絕使用特定公司的設備。BT與華為合作的經驗以及HSCEC的長期監督有助于控制使用華為組件帶來的風險。[16]在另一次評論中,利維還明確表示,華為的風險問題主要來自于其“粗糙的”技術,與中國政府無關。他還對英國的網絡安全能力充滿信心,認為即便英國通訊數據被攔截,也無法被破解,因為政府、國防等敏感信息都是獨立編碼保密的。[17]

 第三,對華為從事間諜活動的指控從未有切實證據支撐。華為有時面臨“有意安裝后門從事間諜活動”的指控,這類指控從未提出切實證據予以支持。最新的指控發生在2019年5月?!逗商m人民報》(De Volkskrant)根據匿名信息宣稱,華為在荷蘭一家電信公司安裝秘密“后門”,荷蘭國家安全情報局(AIVD)“正在調查此事是否會賦予中國政府進行間諜活動的能力”。然而,該報道語焉不詳,沒有給出任何證據和細節。[18]為應對5G技術帶來的風險與機遇,英國政府從2018年11月開始對其電信供應鏈進行全面評估,當時預計2019年春完成。[19]盡管英國政府目前尚未公布這份評估報告,但從其目前立場來看,這份報告應該不會認為華為參與了間諜活動且對梅政府決策產生了重要影響。梅政府內閣辦公室大臣戴維·利丁頓(David Lidington)在4月的“網絡英國:2019”會議上談到5G問題時強調,這份評估“基于證據和專長,而不是猜測和想象”,英國政府在5G問題上不會針對“某個企業甚至某個國家”,言下之意關于華為間諜指控的證據不足。[20]

三、“中國”企業的“安全威脅”

2018年以來,尤其是美國政府加大對華為的打壓力度以來,英國國內對華為參與其5G建設表示擔憂的聲音日益增多,包括HCSEC監督委員會、海軍前第一海務大臣、軍情六處首腦、政府通訊總部首腦在內的技術和情報機構官員都對使用華為設備表達了不同程度的擔憂。上文提到的HCSEC監督委員會2018年和2019年的年報對管控華為安全風險的信心有所下降。曾在布朗(Gordon Brown)政府擔任安全大臣的前第一海務大臣韋斯特(Admiral Lord West)警告,在英國5G網絡中使用中企(華為)設備將“給北京提供控制英國所有通訊基礎設施的后門”,“引發混亂”。[21]軍情六處處長楊格(Alex Younger)在他極為罕見的公開講話中認為,5G時代監控華為設備將變得更加困難,中國“不同的法律和倫理結構賦予其大規模利用和操縱數據的能力”,他還對英國采取與其盟友不同路的徑表示了擔憂。[22]政府通訊總部主任弗萊明(Jeremy Fleming)則認為英國應同時理解“中國科技帶來的機遇和威脅”。[23]

然而,無論是HCSEC監督委員會還是情報界人士皆沒要求政府完全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監督委員會信心的下降主要源于在華為工程和軟件系統中發現的技術缺陷,以及對華為應對這些缺陷意愿和能力的懷疑,并非擔心其從事間諜活動。[24]情報界幾位人士提出的要求大多和利維主張類似,主要是加強監管和限制、保持電信設備供應商多樣化。例如,韋斯特沒有要求禁止華為,而是希望“政府創建專門的部門監控中國企業的風險并直接向首相匯報”。[25]楊格2018年12月的講話亦未要求禁止華為,到2019年2月,他更明確表示,英國不應完全禁止華為,而應“堅持關鍵基礎設施供應商多樣化及以質量為首要內容的原則”。[26]

很明顯,英國政府事實上認為使用華為5G設備是有風險的,只不過這種風險是可控的,再考慮到潛在經濟代價,完全禁止華為就不是一個吸引人的選項。[27]然而,從包括外交大臣、國防大臣、內政大臣在內的五位重量級閣員對國安委允許華為參與5G建設的決策有所異議來看,梅政府內在華為議題上具有重大分歧。那么,使用華為5G設備究竟會帶來什么樣的重大安全風險,以至于發生了本文一開始提到的泄密和革職事件呢?英國政府目前尚未公布正式評估和決策,受限于其政府官員身份以及發表講話的場合和方式,上述情報界人士也不太可能就此進行詳細闡述。

相比之下,英國媒體和智庫在這方面的顧慮及受到的限制則要小得多。事實上,英國智庫亨利·杰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早有準備,泄密事件發生不久就發布了一份名為《捍衛我們的數據:華為、5G與五眼聯盟》的報告,批評英國政府現行立場忽視了長遠的國家安全,也無力控制使用華為設備帶來的風險,應在其5G網絡中全面禁止華為設備。[28]

該報告批評英國政府基于經濟和“純技術”角度的評估“短視”和“狹隘”。首先,報告承認禁止華為確實會造成經濟損失,但英國應“犧牲眼前的經濟利益”以確?!伴L遠的國家安全”。其次,英國緩解華為安全風險的技術能力也不充分。不同于4G網絡,5G網絡各部分將是高度融通的,不再存在“核心”和“非核心”部分的區別,即便像天線這樣在4G時代被視為邊緣設備的組件也可以對5G網絡的安全產生決定性影響。最后,英國技術專家和供應商無力在預先安裝的“硬件木馬”激活前發現并移除相關組件。因此,英國政府將華為設備限制在“非核心”部位的做法行不通。

該報告認為,華為的威脅主要源于它的“中國身份”。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作為中國企業,華為必定受中國共產黨及政府有關政策影響,受中國法律約束。報告對中國2017年6月通過并于2018年4月修正后重新公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第七條最為警惕,認為中國政府可能利用該法要求華為對英國進行間諜甚至破壞活動。[29]此外,已成為中國國家戰略的軍民融合戰略亦被提及。報告認為,該戰略要求中國科技企業強化與軍工企業合作,在中國軍隊越來越重視所謂全“體系戰爭”的背景下,華為設備可在未來沖突時刻被用來發動網絡進攻。第二,報告認為華為與中國政府、軍隊和安全部門關系非凡,其行為方式以及享受的待遇都是“國企式”的。華為的股權架構亦表明其私企身份“高度可疑”。[30]這種情況進一步表明,華為被中國政府視為電信領域的“國手”(National Champion),是“實現其地緣政治抱負的工具”。

在中國現行政治和經濟體制下,一切中國企業都要受到中國政府政策和中國法律的約束,僅憑華為的“中國身份”就拒絕其產品顯然沒有說服力。因為從邏輯上講,這就要求拒絕所有中國企業。在中國經濟已經深度融入世界經濟,中英經貿來往愈益全面和緊密的情況下,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報告之所以認為華為的“中國身份”將給英國造成威脅,主要還在于它提出的兩點判斷:一是認定“中國政府對外發動網絡攻擊”,二是在中美競爭愈益激烈的地緣政治背景下,作為美國的盟友,英國恐怕會與中國產生越來越多的分歧甚至沖突。[31]如此中國政府利用華為監控英國、發動網絡進攻的可能也就越來越高。

具體而言,報告認為在5G網絡中使用華為設備將給英國帶來三大風險。第一,賦予中國政府收集英國各界數據,進而監視甚至干涉英國的能力。例如,英國公務員在私人生活中使用商業網絡,一旦關于他們行為和偏好的數據被中國政府掌握和分析,就可被其用來影響其行為甚至英國政府決策。第二,賦予中國政府控制英關鍵基礎設施的能力。5G技術將大幅提升網絡連通效率,推動物聯網的快速發展,人們的生活將越來越依賴于網絡。中國政府利用華為設備控制甚至切斷英國網絡的潛在風險“過于巨大,不能冒險”。[32]第三,由于盟友美國和澳大利亞已經決定在5G網絡中禁止華為設備,英國堅持現行立場將打擊“五眼”同盟情報合作及政治互信。

根據以上判斷,報告呼吁英國政府在5G網絡中全面禁止華為設備,和西方盟友一起尋找替代企業,并和“五眼”聯盟一起創立新的風險評估,將電信服務商的法律、政治“出身”、管理與所有權模式考慮進去。

四、約翰遜政府會不會改變前任立場?

在本文撰寫時,約翰遜已接替梅出任保守黨黨首和英國首相。新政府會繼續堅持梅政府在華為問題上的判斷嗎?由于當前華為問題高度復雜,既涉及中美關系走向、中英關系、脫歐形勢等多種政治因素,又牽扯到經濟、技術與安全問題,即便是約翰遜政府本身,估計不到最后也不會知道它自己會在這個問題上作出什么樣的決定。因此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盡管如此,本文傾向于認為,即便約翰遜政府不采用前任決策,也不會徹底禁止華為,而會進一步在技術領域尋求緩解對華為安全關切的方法。

首先,如同梅政府,約翰遜政府亦需在綜合考慮其技術、情報、經濟等部門評估的基礎上作出決策。就目前來看,這些部門都傾向于監督、限制,而不是完全禁止使用華為設備。華為對英國經濟的貢獻,對其5G建設即將發揮的重要作用都是真實存在的。英國已對華為在英國的運行進行了長期監督,從未發現中國政府通過華為進行惡意網絡活動的證據。在這種情況下禁止華為將產生的代價也將是真實存在的。[33]為了從未得到證明的“國家安全威脅”而犧牲真實存在的巨大經濟利益并非易事。事實上,華為問題也不是英國政府在與中國的交往中遇到的第一起此類事件。梅政府上臺之初對中廣核投資其欣克利角C核電項目進行了重審,但不久后就批準了該項目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34]盡管約翰遜曾表示“華為一事不應損害與盟友的情報合作”,但他上任后并未重估華為“風險”,也未作出任何具體表態。[35]對約翰遜而言,當務之急是處理脫歐事宜、拓展歐洲之外的經貿關系,而不是去開罪一個重要的經濟伙伴。[36]

其次,英國政府實際上已經找到應對國內和美國安全關切的折中路徑,即對華為設備和系統進行監督和限制,而不是完全禁止。即便是上文提到的那份報告,也不是在不設任何前提條件的情況要求禁止華為的。它在給英國政府提到的建議中曾暗示,如果華為在英國運行的子公司可以證明其運行高度獨立于母公司,就可以考慮使用其設備。[37]本文認為,約翰遜政府可能會考慮更多技術方面的應對,例如要求存儲英國數據的華為服務器設在英國,由英國政府技術部門監管等等。簡而言之,就是將中國政府及華為母公司對其英國子公司運行的“影響”降到最低。這種路徑能否緩解特朗普政府的安全關切還是未知數,但就公開報道的信息來看,特朗普6月初訪英時并未如輿論普遍預期的那樣繼續施加壓力,而是在與梅交流華為問題過后表示,英美之間“有著非常好的情報關系,可以解決任何分歧”。[38]相信梅已經親自向特朗普詳細解釋了英國決策的現實理由。

最后,特朗普政府對華為的封殺并非完全沒有轉圜余地,一旦美國政府轉變態度,英國面臨的外部壓力就將大幅緩解。是否允許華為參與5G建設已不是單純的英國內政,而是牽扯到英美關系和“五眼”聯盟的國際問題。盡管英國的決策最優先考慮的自然是本國的經濟利益與國家安全,但盟友(尤其是美國)的關切確是英國決策重要影響因素。這并不是英國沒有自主決策,而是與盟友(尤其與美國)的特殊關系,早已成為英國國家利益支柱,回應盟友關切就是保衛英國國家利益。[39]特朗普政府雖然5月時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但又隨即給予90天“臨時許可”,6月又明確表示,華為問題“可以成為貿易談判的一部分”并得到解決。[40]雖然中美貿易談判前景并不明朗,但一旦出現實質性轉圜,華為問題就有隨之緩解的希望。在特朗普政府三次延長華為禁令寬限期的情況下,約翰遜政府顯然希望在中美之間尋找平衡,一再推遲決策時間。當然,反過來說,如果特朗普政府最終結束寬限期,強力封殺華為,鑒于全球電子、通訊、計算機、網絡產業鏈對美國企業技術的依賴,英國政府大概會重新評估華為5G建設的能力,以及使用其設備的得失。


(劉晉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原文載王展鵬、徐瑞珂主編:《英國發展報告(2018~2019)》,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11月,發表于網站時略有改動)


[1] “Theresa May defies security warnings of ministers and US to allow Huawei to help build Britain's 5G network”, The Telegraph, April 23, 2019.

[2] “Defence Secretary Gavin Williamson sacked over Huawei leak”, “Exchange of letters between Theresa May and Gavin Williamson”, BBC News, May 1, 2019.

[3] “Mark Sedwill: PM’s trusted adviser with key role in Gavin Williamson sacking”, Guardian, May 2, 2019.

[4] “Mike Pompeo warns UK over Huawei 'security risks' ”, BBC News, May 8, 2019.

[5] 英國政治諷刺劇Yes, Minister! 系列對此進行了經典刻畫。

[6] 梅的舉動代價不菲。開除威廉姆森這樣一位重要閣員之后,梅已無法領導保守黨政府。她不久后就在保守黨1922委員會的壓力下宣布辭職,見 “END OF MAY: Prime Minister FINALLY prepares to quit as her Brexit is left in tatters”, Express, May 24, 2019。

[7] “Pompeo raises pressure over Huawei before May meets Trump”, Guardian, June 3, 2019.

[8] “UK to make Huawei 5G decision by Autumn”, MSN, August 27, 2019.

[9] Oxford Economics, The Economic Impact of Huawei in the UK, Huawei UK, May 14, 2019, pp. 4-7.

[10] 見HM Department for Digital, Culture, Media & Sport (DCMS), UK Digital Strategy 2017, Mar. 1, 2017; Next Generation Mobile Technologies: a 5G Strategy for the UK, Mar. 1, 2017; Department for Business, Energy & Industrial Strategy, Industrial Strategy: building a Britain fit for the future, Nov. 27, 2017.

[11] Oxford Economics, The Economic Impact of Huawei in the UK, p.8.

[12] Assembly, The Impact on the UK of a Restriction on Huawei in the Telecoms Supply Chain, Mobile UK, Apr. 5, 2019, pp. 3, 8, 15.

[13] “中英經貿聯委會第13次會議在京召開”,中國商務部,2018年8月25日。

[14] “第十次中英經濟財金對話政策成果”,中國財政部,2019年6月19日。

[15] HCSEC Oversight Board, 1st Annual Report: 2015, HM Cabinet Office, Mar. 25, 2015.

[16] Ian Levy, “Security, complexity and Huawei; protecting the UK's telecoms networks”, UK 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 Feb. 22, 2019.

[17] “Huawei’s ‘shoddy’ work prompts talk of a Westminster ban”, BBC News, Apr. 8, 2019.

[18] “Huawei has secret ‘backdoor’ into major European telecoms firm, spy agency reportedly says”, Independent, May 16, 2019.

[19] “Telecoms Supply Chain Review Terms of Reference”, HM DCMS, Nov. 8, 2018.

[20] “Chancellor of the Duchy of Lancaster speech to CYBERUK 2019 conference”, HM Cabinet Office, Apr. 25, 2019.

[21] “China could cause 'chaos' in the UK by using 5G to hack key services”, The Telegraph, Oct. 14, 2018.

[22] “Head of MI6 warns of Huawei security concerns”, Financial Times, Dec. 3, 2018.

[23] “GCHQ head: 'UK must be alert to threat from Chinese tech firms'”, Guardian, Feb. 25, 2019.

[24] “Huawei’s ‘shoddy’ work prompts talk of a Westminster ban”, BBC News, Apr. 8, 2019.

[25] “China could cause 'chaos' in the UK by using 5G to hack key services”, The Telegraph, Oct. 14, 2018.

[26] “Spy Chief Says Outright Huawei Ban Might Not Be Right for U.K.”, Bloomberg, Feb. 15, 2019.

[27] “UK says Huawei is manageable risk to 5G”, Financial Times, Feb. 18, 2019.

[28] Bob Seely, Peter Varnish & John Hemmings, Defending Our Data: Huawei, 5G and The Five Eyes, Henry Jackson Society, May 2019;該報告集中呈現了英國國內反對華為的理由與邏輯,值得注意。下文將對該報告觀點進行總結,不再一一列出頁碼。

[29] 第七條的具體內容為“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需要注意的是,該法第十一條將涉及境外的情報活動界定為“依法搜集和處理境外……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和利益行為的相關情報,為防范、制止和懲治上述行為提供情報依據或者參考”,簡而言之應是反情報工作。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中國人大網,2017年6月27日。

[30] 關于華為的股權架構,華為董事會首席秘書江西生曾在2019年4月接受《金融時報》《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采訪時進行了解釋,見“華為董事會首席秘書披露股權架構”,澎湃新聞,2019年4月29日。

[31] 事實上,“中國政府對外發動網絡攻擊”也是英國政府認可的。2018年12月,英國政府與美國等國就此指責了中國政府,見 “UK and allies reveal global scale of Chinese cyber campaign”, UK Foreign & Commonwealth Office and 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 Dec. 20, 2018。中國外交部迅速作出回應,闡述了中國在網絡安全問題上的基本立場,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美在網絡安全問題上的錯誤言行發表談話”,中國外交部,2018年12月21日。

[32] 盡管該報告認為中國政府這么做的可能性很小。

[33] “UK says Huawei is manageable risk to 5G”, Financial Times, Feb. 18, 2019.

[34] 關于此案,可見張飚:《中英能源關系述評》,載王展鵬主編:《英國發展報告(2016-2017)》,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年,第93-97頁。

[35] “UK’s Boris Johnson suggests blocking Huawei”, Huawei Central, July 29, 2019.

[36] 本文發表于網站時,保守黨已經在2019年12月的大選中贏得巨大勝利,約翰遜政府由于在議會贏得的優勢而處境穩固。大選后,美國政府在華為一事上繼續對英國政府施加壓力。然而,即便在這種情況下,約翰遜也從未表示要禁止華為,這進一步體現出英國政府在此事上的傾向。見“Boris Johnson Hints He Won’t Ban Huawei From U.K.’s 5G Networks”, Bloomberg, Jan. 14, 2020。

[37] Bob Seely, Peter Varnish & John Hemmings, Defending Our Data: Huawei, 5G and The Five Eyes, p. 52.

[38] “Effusive Trump promises Britain a 'phenomenal' post-Brexit trade deal”, Reuters, June 4, 2019.

[39] 關于英美特殊關系對英國的重要性,見HM Government,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and Strategy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 2015: a Secure and Prosperous United Kindom, Cm 9161, November 2015, p. 51;關于英美特殊關系及兩國的情報合作,還可見徐瑞珂:《后脫歐時代的英美特殊關系》,載王展鵬主編:《英國發展報告(2016-2017)》,第147-151頁。

[40] “Trump says Huawei dispute could be solved 'as part of trade talks' with China despite national security”, Independent, June 10, 2019.

0
刮刮乐里面真有大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