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不應增添世界分裂新傷痕

環球時報 | 作者: 阮宗澤 | 時間: 2020-04-01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過去未去,未來已來。新冠肺炎疫情已經演變為一場混合性全球大危機,催化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與國際秩序演變的相互撞擊。疫情危機已經發出三個拷問:我們是誰、誰的安全以及怎么辦。

我們是誰

疫情猶如一張考卷,第一道題就是:我們是誰。這場驚悚萬分的“災難劇”“懸疑劇”最讓人提心吊膽的是,既沒猜到劇情開篇,也難猜到劇情的尾聲。毫無疑問,大危機往往醞釀著國際秩序的大重組,對世界政治經濟與國際關系的影響必定是復雜而深刻的?,F代國際關系的江湖充斥著門派偏見、權力游戲、利益糾葛,機會主義和冷戰思維仍然陰魂不散。在疫情面前,一些西方政客將政治偏見和傲慢表現得淋漓盡致,他們熱衷于甩鍋、轉嫁責任,卻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絀,延誤時機,顯然是開錯了“藥方”,抓錯了藥。政治偏見本身也是一種病毒,成為全球抗疫的拖累與阻礙。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意識形態偏見、“文明沖突”在人為制造世界的分裂和不信任時,病毒帶來的災難卻將人類的命運緊密連接在一起,不可分割。疫情危機再次拷問國際政治中“我們到底是誰”的身份認同。全球化時代人口的大流動使人類的健康安全更具有全球性,凸顯了加強全球衛生治理體系建設與完善的緊迫性。同樣,生態災難、氣候變化、糧食危機、水資源危機等都將對人類構成嚴峻的安全威脅,沒有誰可以獨善其身。傳染性疾病是人類共同的敵人,無問西東,“我們”都是受害者,也是名副其實的命運共同體。

2020年2月,第56屆慕尼黑安全會議以“西方的缺失”為主題,慕安會主席沃爾夫岡·伊申格爾解釋說:“西方陣營正在變得不那么‘西方’;世界也沒那么‘西方’了?!泵鎸σ咔樘魬?,政治偏見卻縛住了一些西方國家的手腳,使其仍然在政治正確與否中掙扎,無疑加劇了“西方的缺失”。這次危機堪比上個世紀的大蕭條,更大挑戰還在后面。疫情終會過去,世界要重啟,同樣迫切需要“我們”的合作。

誰的安全

這次肆虐全球的疫情是新的重大安全威脅,但手握再高精尖的武器裝備都好比大而無當的屠龍之技。疫情浪潮洶涌襲來使人措手不及,各地紛紛出現醫療設備嚴重短缺,呼吸機成為緊俏的戰略物資。即便是擁有最先進技術與設施的發達國家,也出現醫療人員和資源擠兌現象。據報道,3月27日,英國首相約翰遜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美國總統特朗普打電話慰問時,約翰遜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需要呼吸機”。而作為美國疫情最嚴重的“震中”,紐約州需要3萬臺呼吸機,美國聯邦政府只能給出400臺。

另一方面,2018年世界軍事開支達1.8萬億美元,比上年增長了2.6%。所有29個北約成員國的軍費總額為9630億美元,占全球軍費的53%。2019年,美國軍費超過7160億美元,占世界軍費總開支40%以上,相當于排序上其后面9個國家的總和。與此同時,有的國家的軍費節節攀升,而衛生健康預算卻在縮減。然而,當面對重大傳染疾病這個敵人時,真正需要的武器是呼吸機、口罩、防護服,而不是核彈頭、航空母艦、坦克。

軍費開支是以傳統敵人為目標,而抗疫是一場21世紀的“新戰爭”,對付的是新敵人,它們來無蹤去無影。它們不在國外,就在國內,就在身邊,嚴重威脅民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針對這類沒有國界的新威脅,需要的是充足的白衣戰士和呼吸機,而不是飛機大炮。假如各國能減少軍費開支,將更多的資源投入到維護人類安全的公共衛生領域,恐怕在應對疫情時會從容得多,而且可以拯救更多的生命。

該怎么辦

大國應有大國的樣子。上半場中國是抗擊疫情的前方,下半場則成為全球抗疫的大后方。當前,世界正處于重大人道災難之際,中國感同身受,需要從人道主義出發,盡己所能向諸多國家伸出援手提供支持,絕不能袖手旁觀。更何況中國曾處于抗擊疫情的第一線,積累了不少寶貴經驗,可以毫無保留地分享給那些需要幫助的國家,積極開展不同形式的國際合作必將有助于挽救更多的生命。中國在以實際行動詮釋共同體的理念,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抗疫的戰場上大家都只能共進退,而一個國家的勝利并不是最終的勝利,只有全人類的勝利才是勝利,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人可以是旁觀者。你想要看到一個什么樣的世界,就需要朝著那個目標去努力。

盡管如此,中國仍處于兩難之中,做與不做,做得多與少、怎么做都會受到一些挑剔。有些人以前批評中國“搭便車”,稱中國已經是大國了,應當承擔更大的責任發揮更大的作用,言之切切。但現在,他們又抱怨中國做得太多了,“要與人爭鋒,有意填補美國留下來的領導力真空”。有人以“蘇伊士運河時刻”來渲染中美領導權的轉移,蹺蹺板思維仍揮之不去。

總之,面對大危機人們呼喚大合作。在“9·11”事件、2008年金融危機以及抗擊非洲埃博拉病毒肆虐等關鍵時刻,中美都有著良好的合作。在當前情況下,中美更應該團結抗疫。即使是后疫情時期,世界需要修復,經濟需要發展,中美攜手仍不可或缺。在充滿不確定的時代,應對全球性挑戰需要的是全球性合作與全球性方案,單打獨斗無濟于事。疫情將改寫歷史,但不應當增添世界分裂的新傷痕。


(阮宗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研究員,原文載《環球時報》2020年4月1日,第14版)

0
刮刮乐里面真有大奖吗 买什么理财赚钱的 内蒙体彩11选五开奖果 七星彩近100期开奖结果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12098排列3预测 下载河北福彩快三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电微178-5613-9019 北京快中彩奇偶走势 湖北快3计划表 怎样判断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