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美國伊朗依然“斗而不破”

大眾日報 | 作者: 姚錦祥 | 時間: 2020-04-15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新冠疫情爆發之后,多方希望將其促成為國際合作的重要機遇,特別是嚴峻的美伊關系。但一個半月來,美伊繼續開展輿論戰和軍事挑釁,對抗態勢并未因此減弱。雙方似乎都把軍事對抗當作有效的政治工具,來應對各自的國內挑戰。但雙方對抗仍有節制,全面戰爭的可能性依然較小。

首先,雙方都借對抗分散國內政治壓力。伊朗自2月下旬疫情爆發以來,國內形勢就漸趨不穩。一方面是繼物價上升、誤炸客機之后,公眾再次認為政府隱瞞了疫情形勢,對政府的不信任感有所上升。另一方面,中伊貿易萎縮、中東貿易封鎖、國內經濟停滯,“三線夾殺”導致本已嚴峻的經濟形勢再度惡化。在此背景下,將矛頭轉向美國就成為自然的選項,伊方不僅將防控不力的責任歸結為美國的封鎖,甚至還暗示這有可能是美國的生物恐襲。這種策略顯然會起到一定的效果,分散對政府的批判和不滿。

從美方而言,從紐約州的形勢惡化以來,美國儼然成為此次疫情最嚴重的國家,越來越多的媒體、學者、政治家開始檢討特朗普在疫情爆發初期的輕慢行為,這在選舉年的打擊可謂是致命的。因此,可以看到特朗普一方面迅速改口,用“可能死亡10萬人”的夸張表述激發民眾對領導人的期待。另一方面,煽動對外部的敵對意識,除了中國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伊朗。美方不僅對伊朗的軍事行動迅速做出回擊,而且宣布追加新的制裁措施,特朗普更是在社交媒體上對伊頻頻發出軍事威脅。從實際效果來看,特朗普支持率不降反升,其對輿情的操控取得了一定成功。

其次,雙方都希望對方能夠“和平演變”,不愿將對抗擴大為全面戰爭。美伊雙方都不希望同對方發動全面戰爭,而希望對方國內政治在疫情沖擊下“自然而然”地發生變化。從伊朗方面來看,特朗普的反復無常和美朝談判的停滯,使伊方放棄將特朗普作為談判對象。隨著美國疫情的失控,伊方認為特朗普很有可能會輸掉11月的總統大選,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可能是更合適的協商對象。因此,伊方希望等到大選結束之后再做決定,在此期間確保沖突不要越線。

而從美方來看,他們判斷伊朗內部也正在醞釀政治危機。特別是疫情帶來的石油需求下降和中伊貿易萎縮,使得美方判斷這可能成為壓垮伊朗的最后一顆稻草。雖然外界呼吁解除對伊制裁,共同應對人道主義危機,但美國不減反增,強化了對伊施壓。此外,不少美國媒體也在社交媒體上鼓動、造勢,希望推動伊朗的內部變化。美伊雙方都想把這次疫情作為工具,以最小的成本換取最大的收益。

最后,伊拉克仍是美伊對抗的主要“戰場”。從今年初以來,美伊軍事對抗就主要集中在伊拉克,伊朗鼓動反美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武裝對美發動進攻,致使當前低烈度的對抗狀態一直維持。今年3月中旬美伊的交鋒就在伊拉克的塔吉美軍基地。受疫情影響,伊朗在中東的影響力擴張受到一定的限制,但它至少要達到的一個目標是將美軍徹底驅逐出伊拉克。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組織在對抗“伊斯蘭國”的運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大量伊拉克政客也與伊朗有著緊密的個人關系,不少民兵組織領導人甚至進入了伊拉克議會,這是美國所不具備的政治優勢。美軍的轟炸一再引發伊拉克人民的反抗聲浪,要求美軍停止侵犯伊拉克的主權,從伊迅速撤出。

伊拉克作為美伊勢力爭奪的焦點地區,正陷入拉鋸戰。美方希望伊拉克新內閣能夠排除伊朗方面的影響力,獨立行使自己的外交政策,否則難以完全撤軍。但伊朗希望新內閣能尊重伊拉克民兵組織的獨立地位,繼續深化兩伊之間的關系紐帶。未來一段時間,美伊圍繞伊拉克的軍事拉鋸和爭奪勢必是一個重要的關注點。

總體而言,新冠疫情為美伊對抗增添了不少新的內涵,雙方以伊拉克為軸心,繼續維持“斗而不破”的局面。未來美伊關系的關鍵還在于兩國的國內政治如何演變,特別是伊朗能否繼續維持政治經濟穩定,以及11月的美國大選將花落誰家。

 

(姚錦祥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發展中國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原文載《大眾日報》2020年4月9日第5版)

0
刮刮乐里面真有大奖吗 江西快三官网下载安装 湖北快3网上购买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值 11选5复式 北京快乐八玩法 十一选五铁定规律技巧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彩3d精英高手论坛网址